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硒都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198|回复: 3

不能视而不见的问题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532

主题

3591

帖子

11万

积分

天使

积分
110640

社区居民忠实会员社区劳模最爱沙发社区明星

发表于 2017-8-9 08:55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怎样看待不同状况的群众事件?是领导干部的大事,是地方的大事,是工作研究的重要素材,是社会观察不可以忽视的一大课题。
      干部和群众,从原则上说不是对立的矛盾,而是干群关系一致,同心同德建设美好的生活,干部是群众的先进力量,在群众中有先谋和带头的作用。
      笔者写了《三十八万》的帖子,到现实,觉得意义不是孤立地看这件事,而是反思这个居委会为什么长期存在着群众如浪潮的意见,这样的意见具有经常性,群体性,矛盾有时很尖锐,干群关系对立。
      群众方面的代表人士说“我们和他们斗了这么多年”。主要事迹有:为管理农民集体的财产,该人士与群众一道以非常手段锁了村委会办公楼(原来是村,后来改为居委会)的门,提出必须解决的问题;与群众一道抵制干部大吃大喝,号称“锅儿事件”;迫使居委会成立“经管小组”,管理所剩的集体财产;居组织与内部成员发生诉讼,向居抗争见到《判决书》;二0一二年百数群众愤怒抵制居委会用三十八万土地款买宅基地,当前,仍然苦诉三十八万元的不合法决策和使用。
      居委会的主要负责人说:“某某某的土地就是我卖完了的”。
      这既是事实,又很霸道。集镇地发展,征用农民的土地,客观不完全是居组织的事,居组织醉心卖地,除了国家大宗征收以外,能卖的一定要卖,却无须怀疑。这样卖土地,没有油水不叫买卖。捞了油水肥谁?可盘对的一百多万元土地款,现实的焦点为三十八万,或许也就仅剩这点钱了。于是,以这位负责人的满不在乎可以续出故事——卖光土地用光钱,然后走人。
      这位负责人是退休人员,连任三届居主要负责人,走人当然是必然的结局。
      群众斗干部,干部压群众,这是不正常的现象,且奇怪的常态化,这能够小看吗?不能。居组织哪里有那么大的能量成为民主、法制的枷锁?这些问题不能视而不见。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532

主题

3591

帖子

11万

积分

天使

积分
110640

社区居民忠实会员社区劳模最爱沙发社区明星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9 17:15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每次发生的群众提意见的事,当地政府也清楚,并介入调处,但没有一件事让群众获得满意的结果。是否群众是无理取闹?不是,这一点可以从政府介入的态度获得证实,群众锁门,政府做工作只为了开门;锅儿事件反应到乡委,乡委口头回答了一句话——“严肃处理”;群众抗议买宅基地,插牌说,用农民的钱买的宅基地“宅基地属于农民”,当时的一届政府说:“这是诉求的方式”;到当下,这一届当地政府还是只管用农民的土地款。由此,干群矛盾始终存在,视而可见不能视而不见。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532

主题

3591

帖子

11万

积分

天使

积分
110640

社区居民忠实会员社区劳模最爱沙发社区明星

 楼主|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吴虹雨 于 2017-8-10 09:02 编辑

      “不能视而不见”,事实是已然的事实,“不能”,却司空见惯见惯不怪,见惯的价值判断是遭置质疑、当否定的,如此是帖取这么个名的来由。
      很难理解一个地方长期存在干群矛盾的现象,群众是弱势群体,事实不难理解,如果说他们有后盾,便是国家法律,这个地方的群众一次次维权的斗争是以学法用法依法维权为手段的。可是,依法维权的道路对普通百姓来说是非常艰难的路,农民走这条路,首先要撇下生存的大事,因为农民的一生是靠不停的劳动维持生计的,维权,学习法律,奔走政府,他们没有收入,反倒还是背上盘缠的。法律昭彰和公平,但事实上它又隐晦得如同是诡谲的魔影,百姓惊官动府,需要付出的代价象生病一样的灾难沉重,要不何有赢了官司输了钱的说法!大堂之上哪里能够真正体会到民间的疾苦。
      法律是反对人治和专制的,当法律更大的意义是“工具”而不是人皆的准则的时候,人治和专制更方便和更堂皇,政府为自己需要的秩序最大限度可以动用暴力,而后让给百姓的维权形同“冷处理”,百姓揣着不公平寻求法律的公平秤,如果法律没有相应的法律关系的对等性,这个公平就不存在或者说很难实现。
      一伙老农民,有的大字不识一箩筐却捧读法律,世俗对他们说:“起什么作用”?“不寒酸么”?法律咬文嚼字,法律的路九弯十曲,真经难取。
      这样的事实不可以思辨地看吗?学法,是意识的觉醒,遵法是社会应该提倡的,靠谁来推动?政府责无旁贷,事实却不完全是这样,政府也有利益立场,我们不能说政府的立场是绝对真理,它在能够体现绝大多数群众利益代表事物的发展方向的时候,才是正能量和最有作为的。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532

主题

3591

帖子

11万

积分

天使

积分
110640

社区居民忠实会员社区劳模最爱沙发社区明星

 楼主|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笔者写的某基层组织,能够写的比道听途说要“好听和好看得多”,因为把它摆上了舆论榜而不是社会、民间的口碑,口碑者是深有体感的农民,农民的话也象做重活,要多重有多重。然而,重得有理。
      他们学法,觉得那些法条好难记,法律用语好难懂,就发起牢骚来——“农二哥不懂这些,田卖光了,硬搞得就只剩几个人,硬不给农民留一点点,我是不是居委会的一个人(公民、居民),土地款里有我一份没有”,他们就用这些话讲道理,有时还咒骂起来。
      十数年,居组织人事总有变化,但班长是老班长。十数年,居辖区本地农民没有享受到集镇发展的红利,如居住环境、生产生活安置,土地卖光后是失业和生存艰难,这不是满足、乐道某感官的事,如集镇修了新街,面貌有焕然一新之感,真实生存的农民没有一点非分的功利,贾府的焦大不爱林妹妹。
      集镇地发展是时代的产物,从功能上更需要便民、利民。集镇的农民为发展贡献出了土地,随发展再为他们谋一个饭碗,是政府的责任,基层组织用光农民的土地钱,如果不当,垂直的地方政府应该纠正而不应该庇护,不应该听之任之,更不应该参与用这样的钱。

本版积分规则

主办单位:中共恩施市委员会/ 恩施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:恩施市新闻中心

技术支持  :  中天亿信 CopyRight @ 2016 hbEnshi.gov.c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