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硒都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14|回复: 0

欢喜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520

主题

3567

帖子

11万

积分

天使

积分
110550

社区居民忠实会员社区劳模最爱沙发社区明星

发表于 2017-3-4 16:3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穆墩不得病,曾经误食一碗霉得看不清原物的饭,把侄儿媳妇吓傻了,又急又恨又怕,之后,侄儿媳妇反得到了一场欢喜,穆墩好好的。于是,侄儿媳妇逢人对人便高兴地说:“我家幺叔就是一口臊水缸,我给他盛的那碗饭他不吃,偏偏吃那碗霉了没来得及倒掉的,把我差点吓死了,一晚上瞌睡没睡着,听他的动静,真怕把他闹死哒。半夜时候他打鼾,早晨还是起那么早!”
      侄儿媳妇叙述这件事,总是喜形于色的样子,也津津乐道,她的当心消除了,这是如释重负的欢喜,同时她还得到了——往后随便怎样让穆墩吃饭的经验,既然霉到毛茸茸的食物穆墩都能够吃,还有什么他不可以吃的。那么,往后她就不用那么多的操心了。
      旁人对她说:“你莫那么讲,又不是什么好事,万一哪次穆墩叔被霉饭闹倒了,你那就是过错了”。
      这一听,侄儿媳妇警觉了起来,但她把欢喜埋在了心底,她知道穆墩没事,身子象铁。
      穆墩何许人?这是在另一篇文字里写过的老傻,他的母亲离世时总有一口气不掉,眼难闭实,忧念的是往后他怎么活下来,直到把事情托付给穆墩的侄儿子,穆墩的母亲才撒手。
      穆墩是一个光棍无需争辩,但他年轻的时候被人哄着做了一场事,后来这件事传开了,在一群妇女中大家不觉得是丑事,而反倒那么开心,包括当事的那位妇女,开始脸通红,羞答着低下头和沉默,后来也豁出去了,原因是反正村子里又没几个男人在家,那些妇女个个说话都不顾羞耻,再说穆墩高高大大,不但不丑,还英俊,没脑子,不能怪他。妇女们向当事妇女探寻与穆墩的趣味,她也就奋起还击:“你们也可以找他试试”。
      “穆墩叔呢?”
      “我不懂”。
      妇女们挑逗穆墩,一阵子哄堂大笑。妇女们因为穆墩,心里还是有秘,还是好奇,他未必没有感觉?于是要穆墩具体地说,穆墩说:“屙了一泡尿”。
      那妇女做声:“不要追问他了,那时他还闺呢,他不多做那件事,钢火好,你们找他就是的”。
      穆墩对最赤裸的男女之事也只回答:“我搞不来”。
      可能这件事很的确,他不欲不念,他那么沉着的搞劳动是最叫人信赖的,背,挑,挖,样样都行,而且从来不觉得累。这有很多表现,在村子里,他每是起得最早的人,每是下雨也做很多事的人,是侄儿侄媳妇在玩,他在做永没有停歇的人,是不用下笨力全村也没有人愿意做而穆墩还做着的人,穆墩在侄儿子家需要做的事,别的家庭成员不做,就是穆墩做,穆墩有时被使唤着做。这样的情形,穆墩是佣人一样的光景。对这种处境,穆墩没有怨言,很有规律的任劳任怨。他的脸要么平静,要么就是人们最习惯最亲切的荡漾的笑脸,而没有愁苦,没有伤痛,也没有不比平常的大喜。这就是说,穆墩是缺思想缺感受的人,包括与女人的事也简单到不知其味,一句“搞不来”逗人到满堂欢喜。
      穆墩是另类的老实人,他给谁家做事都诚恳实在,或许是这样的吧,他只知道诚恳老实。讲穆墩的事情,在村里有特点有名,这是其中之一。穆墩的侄儿子侄儿媳妇在村里人地位的提高和有头有面,也因为有穆墩。这话听起来似有一点巧,事实是这样的,穆墩给谁家做活,谁家都觉得欠了别人的。欠穆墩的?穆墩再是功臣,也不能把这种欠账算到他的头上,因为穆墩没有思想,他们只能因为穆墩而欠了穆墩侄儿侄媳的,换句话说,不是侄儿侄媳给面子,就没有穆墩能给你帮忙。这样形成不公平的待遇,也权且合理,穆墩给谁家帮忙,东家一般都是买两样烟,给穆墩的是五块的红金龙,另给穆墩的侄儿特意买一包黄鹤楼,好比侄儿是上层的管理人士,穆墩只是劳作者。
      穆墩不识这个数,哪样的烟好哪样的烟坏,他只认哪叫烟,他喜好抽烟,为此,他在家还遭受过侄儿媳妇的骂。有人猜想,用菜叶子、白纸裹成香烟,穆墩一定也是认可的,他的需求可以小到想象的临界。穆墩给侄儿侄媳挣了面子,自己的面子很微薄,然而,他也知道给自己挣一点面子。一次,大家商量着许给穆墩香烟,他卖力的搞了劳动,吃了饭,东家遵商量有意试验穆墩,没把烟给到穆墩手里,穆墩几次站起来向东家辞行,“啊,啊,我要走了”,“啊,啊,我真的要走了”,几次站起来又坐下没走,就因为东家还没兑现给烟的承诺,他为了微薄的面子,婉转着讨要。这样看来,穆墩好像是有思想一样。
      穆墩真的不辨五味么?吃霉变的东西,他没有分辨,只遵循侄儿媳妇的吩咐,一碗好饭与一碗霉变的饭,他没加思索就端上了霉变的,结果兴得是侄儿媳妇的一场欢喜。尽管穆墩是这样的穆墩,尽管大家都卖穆墩侄儿侄媳的面子,他们还是善待穆墩,吃饭谁都给他挑菜,他仍然碍自己的薄面,一般不由自己挑菜。
      寒风呼啸,大地一夜一遍白皑皑,穆墩终于懒了一回不是很早起床,侄儿侄媳妇一早在近里打牌去了,他们每每这么安心,心里想到家里有穆墩,一些要紧的事穆墩一定得做。特别是近来,穆墩侄儿到了关键时刻,他输得很多了,女人深责着丈夫,督军一般的指望丈夫能扭转战局。
      穆墩一天没开门,侄媳回到家骂咧穆墩房里也没有声音,一阵恐惧袭到脑门,她觉得有不祥,人道没有病痛的高龄老人说去就去了,侄媳猜测着“是不是......”,穆墩七十八了,他该死了,但他不能死,他是侄儿侄媳家最重要的人物,是顶梁柱,穆墩建立起了侄儿侄媳在村里的关系社会,如果不是穆墩,谁给他们家里还工劳动?谁觉得欠了他们的情义?如果没有穆墩,家里的一切轻重活路都只能由自己事必躬亲。穆墩一生没有由自己用过一分钱,他有劳动收入,一年还养的有羊。穆墩没有思想,母亲不是无根据担忧他日后的生存。俗说天生一人必养一人,穆墩养活了自己,仿佛还养着他人,他有低保收入,有五保照顾,有社会公民的养老收入,这些钱都到了侄儿侄媳手中,穆墩自己并没有所求。
      侄媳断定穆墩死在房中了,惊慌地悲恸起来,忍不住呼喊地大哭,惶然得六神无主,不争气的丈夫象一个职业赌棍,越来越荒废着家里的事,特别是他越输钱越不可救药,日不归家夜不落户,轻重事总是说有穆墩叔,没钱用了也说有穆墩叔,明明穆墩叔的钱在侄媳手里,丈夫也对媳妇这样说,好像媳妇手中总有用不完的由穆墩得来的钱。侄媳想到这些,心里更急,一屁股坐在街沿的雪地里,真的悲痛得无比。邻里听到这凄惨的声音,赶到场地,人越来越多,都怜惜着穆墩老人不能去世,还有小孩嘟着嘴念叨:“穆墩爷爷还让我抱他的小羊羊”,实际挽留穆墩的是所有的人。
      有人说:“穆墩没这么容易死”。
      有人说:“撞开门”。
      门锁是坚固的,水泥钢混房,门锁不用怀疑。这时节家里有些年轻人,他们撞开门,只见穆墩僵直地躺着,炉中暗红的煤还让房间有着温暖,人鱼贯而入,侄媳扑面仍是哭,一面诉着丈夫骂,“看这哪门是好,哪门是好”。
      外面的雪光也在暗淡,冷风逞着夜色更有厉色,穆墩被冷风一浸,眼皮眨动了,抬头便问:“天亮了?”
      有人把煤炉提出了房外,认定这是祸首,侄媳抱怨:“这么厚的铺盖,睡不热乎么,还要把个炉子提进来?”
      屋里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带来了一些食品,一边说“穆墩叔是命大的人”,一边说“让他吃一点东西”。
      气氛又是欢喜的,灯火通明,也象喜事一样。

本版积分规则

主办单位:中共恩施市委员会/ 恩施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:恩施市新闻中心

技术支持  :  中天亿信 CopyRight @ 2016 hbEnshi.gov.c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